為什麼説促進共同富裕要正確處理效率和公平的關係

2021年10月06日13:40

來源: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 2021年10月06日02版)

  在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歷史進程中,必須正確處理好效率和公平的關係。

  第一,共同富裕是由“共同”和“富裕”兩個關鍵詞組成的。“富裕”需要把蛋糕做大,做大蛋糕需要發展,這就對效率提出了要求。“共同”則體現公平,這就要求把蛋糕分好。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是一對辯證關係。促進共同富裕不僅要分好蛋糕,而且要做大蛋糕,兩者同樣重要。

  就現實國情而言,我國尚處於中等收入國家行列,距離高收入國家還有不小的差距。這意味着,在今後一個相當長的時期內,經濟發展、把蛋糕做大仍然是我們的重要任務,發展仍然是硬道理。在某種意義上説,我們所追求的共同富裕,首先應當是富裕基礎上的“共同”,而非“共同”基礎上的富裕。

  所以,共同富裕只有也只能在堅持發展中加以實現。離開了發展這個基礎,就談不到共同富裕。促進共同富裕,必須堅持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並舉,找到一條同時兼顧效率和公平的發展路徑。

  第二,公平與平等不是一回事。平等是一種狀態的描述,如我們常用的基尼係數指標,就是用來描述收入不平等狀態的。公平則附加了價值判斷情況下對平等狀態的認識,它至少包括了機會公平、過程公平和結果公平三個方面,實質是一個不可分割的統一體。

  我們深知,結果公平意義上的平等固然重要,但不能只關注結果公平而忽略機會公平和過程公平。相對而言,機會公平和過程公平較之結果公平更為重要。共同富裕不是也不應當是絕對平均主義。絕對平均主義確實可以在短時間內拉平收入差距,但其結果會更嚴重影響經濟發展,因而是不可持續的。搞不好,還可能造成共同貧窮。共同貧窮當然不是我們所追求的共同富裕。在歷史上,我們曾吃過這方面的虧。

  在個人能力稟賦存在差異的現實社會中,絕對平均主義就是典型的平等但不公平現象。因為它抹殺了個體差異。儘管從結果上看貌似平等,但對於那些有創新能力和辛勤勞動的人們則是不公平的。如果有創新能力的人不再創新,辛勤勞動的人不再勤勞,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就會陷入停滯甚至倒退。共同富裕就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在這方面,我們也曾有過深刻的教訓。

  所以,我們所追求的共同富裕,不是搞平均主義,而是有差別的共同富裕。只講效率不講公平,不符合共同富裕原則,也背離社會主義初衷。同樣,只求公平不要效率,搞平均主義也是不可取的。只有在初次分配中體現機會公平和過程公平,在再分配過程中體現結果公平,同時遵循公平原則實施三次分配,才可在保證公平的同時使其保有對創新和勤勞的激勵作用。這不僅有益於整個社會形成正確的公平觀,更有益於最終走向公平和效率的統一。

  第三,促進共同富裕要植根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土壤。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創新,是在百年的艱辛探索和歷史變革中被證明做對了的、正確的制度選擇。我們所追求的共同富裕,當然要植根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不能離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而談促進共同富裕。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靈魂和核心,若用一句話概括,就是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推動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更好結合。這就為促進共同富裕劃定了明確邊界:要堅持“兩個毫不動搖”。既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大力發揮公有制經濟在促進共同富裕中的重要作用,又堅持促進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健康成長;要堅持要素市場化配置方向。既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又強調先富帶後富、幫後富,重點鼓勵辛勤勞動、合法經營、敢於創造的致富帶頭人,依法處理偏門致富、違法違規經營,致力於實現要素價格市場決定、流動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要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既堅持多勞多得,着重保護勞動所得,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又健全以税收、社會保障、轉移支付等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調節機制。同時,完善第三次分配機制,發展慈善等社會公益事業。

  所以,促進共同富裕必須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與市場經濟有機結合起來。通過加快完善更加系統完備、更加成熟定型的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實現效率和公平互相倚重的共同富裕。

  第四,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一個全局性問題。作為各區域、各要素參與經濟活動獲得分配的結果,現實中的區域、城鄉、行業收入差距往往內生於產業鏈和價值鏈中,牽動社會再生產各方面和國家治理活動各領域。它絕不單純是一個分配問題,而且是生產、交換、消費問題。它也不單純是一個經濟問題,而且是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問題。

  無論是單純就分配維度談共同富裕,寄希望於通過單一的分配製度調整而改善收入和財富分配格局,還是侷限於經濟視域論共同富裕,寄希望於通過單一的經濟制度變革縮小收入和財富分配差距,既有片面之嫌,其結果也往往難遂人願。在某些特殊情況下,還可能適得其反。

  所以,圍繞促進共同富裕的考量,不能只有分配一個維度,也不僅限於經濟一個視角,而是要着眼於全局,綜合施策。跳出分配維度和經濟視域,從統籌社會再生產各方面、協調國家治理各領域立場出發,着眼於在生產、分配、交換、消費以及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建設的相互聯繫和彼此依存中促進共同富裕,實質上就是要在效率和公平的權衡中謀劃促進共同富裕的根本之策。

  第五,共同富裕是一個要分階段加以實現而非一蹴而就的目標。到“十四五”末,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邁出堅實步伐,居民收入和實際消費水平差距逐步縮小。到2035年,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基本公共服務實現均等化。到本世紀中葉,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實現,居民收入和實際消費水平差距縮小到合理區間。基於當前我國收入和財富分配差距較大的現狀,從“十四五”到本世紀中葉,促進共同富裕是一個需要耐心、實打實把一件件事辦好的長遠過程。

  在這一進程中,固然要以更大的力度、更實的舉措改善收入和財富差距,讓人民羣眾有更多的獲得感,但與此同時,也要在縮小區域、城鄉、居民收入和財富差距的同時,儘可能提高經濟效率,做大經濟蛋糕,提高收入水平和富裕程度,把保障和改善民生建立在經濟發展和財力可持續的基礎之上。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説,這不僅是為未來30年的經濟發展,而且是為未來30年的促進共同富裕設定的約束條件。

  所以,面對這一躲不開、繞不過且極其重要的約束條件,促進共同富裕既要注重公平,也要注重效率,二者不可偏廢。立足於發展,努力在高質量發展中逐步縮小區域、城鄉、居民收入和財富差距,是走向共同富裕目標的必由之路。

  (作者:高培勇,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編輯:李瑞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