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軍人勇鬥歹徒 被捅幾刀仍不鬆手

2021年09月30日16:01

來源:山西晚報

  退役軍人勇鬥歹徒 被捅幾刀仍不鬆手

  他叫張崇虎,因傷勢過重,經過20余天救治才轉危為安

  “搶手機啦”一聲呼喊傳來,引起了走在回家路上張崇虎的注意,他扭回頭沒看到什麼。

  “搶手機啦”又一聲呼喊傳來,張崇虎再次扭頭,發現一名男子正朝他的方向跑來。

  沒有多想,張崇虎緊追其後,跑出百米抓住男子,沒想到對方手裏竟然有刀。張崇虎被連捅幾刀,導致左胸部、手、脖子和腿部或被捅傷,或被劃傷。

  雖然受傷嚴重,張崇虎一直沒有鬆開抓住男子的手,直到與路人合力控制住男子。因失血過多,張崇虎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這是9月5日21時許,發生在太原市天地壇正街和南肖牆路附近的一幕,當晚,張崇虎被緊急送往山醫大二院急診室,醫院開通綠色通道,緊急手術直至次日凌晨4時。

  從重病監護室到轉入普通病房,經過20余天的救治,張崇虎轉危為安,即將出院。這段時間,柳巷責任區刑警隊和迎澤區人民檢察院的相關負責人多次來到醫院,不僅送去慰問金,提供多元化的司法救助,還帶過去太原市見義勇為先進分子的審批表,院方在得知張崇虎的事蹟後,表示他們也將申請減免一部分醫療費用。

  9月29日,山西晚報記者來到山醫大二院,對此事進行了採訪。

  回家途中追歹徒 他被連捅幾刀

  8時30分許,山西晚報記者來到山醫大二院1號住院樓,在嚴格按照疫情防控要求進行行程碼健康碼登記後,記者在心胸外科住院部見到張崇虎時,他正靠座在病牀上霧化。“傷到心臟和胸部,剛開始話都不能説,現在好多了,能下地走了,説話也不喘了。”張崇虎説,9月5日21時許,他和朋友吃完飯從柳巷出來,走到南肖牆路和天地壇正街交叉口附近的時候,就聽到背後有人喊“搶手機啦”,他第一次回頭沒看到什麼,繼續往前走,又聽到一聲“搶手機啦”,他第二次回頭,看到搶手機的那名男子快速向他這個方向跑來。

  沒有多想,張崇虎第一時間就追了上去,沿着南肖牆路一直向東追。“追出去100米,我左手抓住了他的衣領,就只想把他制服。當時光線不好,我沒注意到他手裏拿着刀,就感覺到左胸一涼,有疼痛感,才知道自己被捅了。我沒有鬆開左手,就用右手打他的臉,打鬥中,他又往我的左肋骨這兒捅了一刀。第三刀刺向了我的脖子左側,出於本能我用左手擋了一下,大部分傷都在左手上。與此同時,我用右手打倒了他,把他摁倒在地後用腿跪着他。”張崇虎説,此時附近路人來詢問是怎麼回事,得知男子搶了手機,大家紛紛出手幫忙,齊力控制住男子。

  此時張崇虎的意識已漸漸模糊,他隱約知道路人到處找毛巾幫他止血,知道上了120救護車,知道到了醫院,也知道叮囑姐夫替他照顧好姐姐和老母親,後來就完全失去了意識……

  在張崇虎的左手手腕處有一道長長的傷疤,“這是我用左手擋下的那一刀,脖子上留下的只是縫了兩三針的劃傷,如果不是擋這一下,我估計傷得更重。”張崇虎説,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重症監護室裏了,他頭腦裏冒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搶手機的男子被抓住了沒有?

  當被問及已被連捅幾刀,為何不鬆開抓住搶手機的男子時?張崇虎説,他當時就想着男子帶着兇器比較危險,他已經抓到人了,不能再鬆手讓其跑掉。萬一搶手機的男子跑掉的話,有可能當時就會傷及其他路人,或者是再抓捕的時候,也會再傷到別人。“我就想着,這次一定要抓住他,所以到最後摁倒他也沒鬆手,直到制服了他。”

  採訪中,山西晚報記者留意到張崇虎在將偷手機的男子摁倒在地後就一直用腿跪着對方,才知道他是一名退役軍人,曾在三亞服役5年,2008年退役,在部隊期間曾被評為“優秀士兵”榮獲兩次嘉獎。退役後,一直在外地工作,直到2019年父親去世才回到太原,目前和母親一起居住。

  他沒有回家 母親徹夜難眠

  採訪中,張崇虎的母親一直守在牀邊,不是給他端水,就是詢問他哪裏不舒服。“我是第二天才知道這個事,前一天晚上就感覺不對勁,兒子平時不會太晚回來,我發微信不回,打電話關機。我就給他姐姐打了個電話,他姐説他出去洗澡了,晚上不回來,讓我早點睡。怎麼能睡得着,我兩點多給發了個微信,他姐姐還説讓我早點睡。到了4點10分,我才眯着,虎虎是4點剛出了手術室。”張崇虎的母親邊説邊落淚,母子連心,她怎麼會不擔心,不到7點就起牀了,給女兒打電話也沒接,她就更加擔心了。

  在病房陽台上放着兩面錦旗,張崇虎的母親説,是他們打算送給醫院心胸外科和主治醫生的錦旗。山西晚報記者看到,送給山醫大二院心胸外科上的錦旗寫着“醫術精湛醫德高尚”,送給主治醫生孫琰瑋的錦旗上寫着“大醫精誠”。“我們不知道用什麼語言表達,就想用錦旗表示感謝,感謝醫院的合力救治。”張崇虎説。

  張崇虎的母親將錦旗送到醫生值班室時説,是醫生重新給了她兒子一次生命。“我老伴是2019年去世的,也是因為心臟病,也是做了那麼大的一場手術。虎虎是在他爸爸去世後就回到太原,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虎虎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真不知道咋辦了。”

  對此,張崇虎的姐姐説,他們全家人真的特別感謝醫院的全力搶救,真的是救了弟弟和母親兩個人的命。“我爸去世前半年,我姥姥剛去世,我媽媽現在的精神支柱就是我弟,要是我弟有個啥事,我真擔心我媽也撐不住了。”張崇虎的姐姐説,她除了要對醫院表示感謝,還想感謝那些陌生路人和街坊鄰居的幫忙,如果不是他們第一時間報了警,打了120,幫弟弟止血,再晚幾分鐘,弟弟真的可能就搶救不過來了。“我知道這個事還是院裏的一個鄰居給我打的電話,好幾個鄰居陪着我去的醫院,跑前跑後,直到弟弟出了手術室他們才離開。”

  隨後,山西晚報記者來到事發地,據一位店主説,聽到嘈雜聲,他走到門口看到兩個人在打架,後來有好多人都圍了過去,他再湊過去看的時候,才發現有人倒在地上。事發太突然,前後也就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倒在地上的人流了好多血,當時以為是打架,後來才知道是見義勇為。”店主説。

  開通綠色通道 醫院全力搶救

  張崇虎胸部包裹着繃帶,從他手機裏照片能清楚看到兩道觸目驚心的傷口。“真的很危險,左胸部靠近心臟的位置有兩處刀傷,心臟也有損傷,再耽誤一會兒,人就沒了。”採訪中,張崇虎的家人不斷重複着這句話。

  對此,山醫大二院心胸外科主任郭光偉教授説,當時病人被120送到醫院急診室的時候,情況特別緊急,全身多處刀傷,處於失血性休克的狀態,沒有任何檢查結果,也沒有直系家屬。“對於這種鋭器傷、刀捅傷,我們醫院是有預案,首診的心胸外科醫師及相關科室立即開通綠色通道,經過初步探查,致命傷位於左胸部,心包和胸腔有積血,積血量也在不斷增加,需要立即進行手術。由心胸外科牽頭,協調急診、手術室、麻醉、心胸外科、護理等科室全面動員起來。一切以病人為主,可以先不用支付治療費用,我們進行術前準備。大約半個多小時後,病人就被推進手術室,手術一直持續到凌晨4時。”郭光偉教授説,山醫大二院心胸外科作為全省胸部創傷聯盟盟主單位,在胸部創傷救治方面積累了很多豐富的經驗,參與了許多省裏組織的各種突發事件的搶救工作,對於這次手術,他們也是信心滿滿。

  “手術中,我們發現病人肋間動脈損傷、心臟損傷、胸腔積血、膈肌破裂,經過緊急手術,轉入重症監護室。三四天後,從重症監控室轉入普通病房,20多天的救治,現在恢復得挺好。很快就能出院。”主治醫生孫琰瑋説。

  對此,郭光偉教授説,得知張崇虎見義勇為的事蹟後,他們對患者的住院費用已經進行了部分減免。

  採訪中,張崇虎説,不只醫院,柳巷責任區刑警隊和迎澤區人民檢察院的相關負責人多次到醫院,不僅送去慰問金,表示將提供多元化的司法救助,還帶過去太原市見義勇為先進分子的審批表。

  隨後,山西晚報記者聯繫到迎澤區人民檢察院的負責人,對方表示,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批准逮捕,在得知張崇虎已轉入普通病房後,案件承辦的檢察官張晉東檢察長第一時間趕醫院,在依法辦案的基礎上,詢問張崇虎的生活狀況、個人訴求,化解其家人的不安情緒和焦慮心態。在得知張崇虎的家庭收入難以維持醫療費用支出,他們表示將用好司法救助機制,啓動司法救助“綠色通道”,加快審批節奏,加大救助力度。

  山西晚報記者 楊洲芬

編輯:劉曉明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