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億塊電動自行車電池在我們身邊 如何安全不爆炸?

2021年09月26日08:07

來源:央視新聞客户端

  近三億塊電動自行車電池在我們身邊,如何安全不爆炸?

  白巖松:電動自行車電池在充電時發生爆炸起火導致人員傷亡的事件,在本週又發生了一起。本週一,中秋節的前一天,北京通州區的一棟居民樓發生火災,住在五樓的一家五口人全部遇難,事故的原因是,三樓的租户把電動自行車電池帶回家中充電,電池爆炸起火,當時的時間是凌晨3點20分,大火和濃煙從三樓蔓延到四樓,竄到五樓,致使正在睡覺的一家人死亡。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而且這個不幸的事件,距離8月1日我國頒佈專門法規,禁止電動自行車上樓還不到一個半月。車不能上樓了,就把電池拎上樓,悲劇依然上演,我們該怎麼辦?《新聞週刊》本週視點關注:就在身邊的電池炸彈。

  三樓充電,殃及樓上五人喪命,

  電動自行車電池為何冒險拿上樓?

  這棟五層高的建築,就是本週一凌晨3點20分,北京通州區發生火災的居民樓。外表面能夠清晰地看到火焰從三樓燃燒到五樓的痕跡。樓的四層、五層是複式結構,住着遇難的一家五口,他們當時正在五層卧室休息。火災過後,屋內已經成為廢墟,兩層之間唯一能逃生的木樓梯,也被完全燒燬。

  肇事者:當時在睡夢中,就聽到那個陽台上,砰的一聲響,然後就蹦出好多火花,客廳有幾處着火點,大部分都在陽台,可能一開始覺得事不是很大,但是結果釀成這麼大的事情。

  目前,該租户已被警方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或許他也知道,在家裏給自行車電池充電並不安全,所以他放在了陽台上。但沒想到,這類電池一旦燃燒就是爆炸式的,火焰高達1200攝氏度,能迅速把家裏物品點燃,他根本就控制不了。

  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行業協會祕書長 劉彥龍:電動自行車一旦發生這些着火事故,首先一方面,引起大量的有毒有害氣體,造成人員窒息。另外一個,往往是在半夜的時候發生這種過充電,這時人處於熟睡的狀態,也會造成人員無法逃生,造成傷亡的嚴重事故。

  中秋假期,許多人都為這五條被殃及的生命惋惜,他們之中兩人49歲,兩人70歲,還有一個孩子僅僅10歲。今年8月1日,《高層民用建築消防安全管理規定》開始實施,明文禁止電動自行車在住宅樓中停放或充電,違者將處以高額罰款。為此,不少小區加裝了警報系統,一旦電動自行車進入,電梯會自動報警並停止運行。有的小區還表示將探索升級,把帶進來回家充電的電池也識別出來。冒着重重風險,也要把電池帶回家,居民説,在一些小區,根本就沒有電動自行車充電樁。

  北京市居民:買車的時候,就想買個大牌子,電池安全有保障,但充的時候也害怕,怕着火。

  但在一些已經設置了電動自行車充電樁的小區,記者發現,由於採用的是商業用電價格,比較貴,居民的使用率也不高。

  北京市居民:一塊錢一小時,家用電才多少錢,在家裏充能用多少錢?在這兒一充就得充七八個小時。

  在海淀區知春路17號院,居委會最近為小區裏的一百多輛電動自行車,新裝了80個充電插頭。電價每度僅收費0.51元,比小區居民用電還要便宜1分錢。最重要的是,按實際的用電量收費。

  北京市海淀區知春路17號院居委會工作人員 董乃寧:原來的話,我一個小時一塊錢。因為電池容量不一樣,充滿有的是四個小時、六個小時,甚至八個到十個小時,這樣的話它充滿一塊電池要四到十塊錢,但是其實它充滿的話可能用不了一度電。剛剛咱們在外面看到的,四個小時充了0.14度電,也就用了七分錢。在樓下充電和拿到家裏充電,費用基本上是一樣的,這樣的話他就不會去再麻煩把電動車推到家裏去充。

  達成這樣的結果,一方面是海淀區向企業支付了相關的政府補貼,另一方面,也是居委會與物業、充電企業,近一年反覆協調的功勞。物業最終給企業免去了場租,電費也按照民用電收取。

  北京市海淀區知春路17號院居委會工作人員 董乃寧:現在這個充電樁分兩組,下面這組是我們2019年裝的,它的收費標準是一塊錢一小時,現在加裝了這個便宜的,下面這個就沒有人再使用了。

  小董告訴我們,這些充電樁都是由智能監護系統控制,一旦檢測到充滿,就會立刻斷電。每個車棚對面都有高清攝像頭,消除大家電池被竊的擔心。與充電有關的每件事都做到細微之處,這樣的小區目前還是少數,越來越多的社區都把增加電動自行車充電樁,列為接下來小區改造重要項目。

  北京市海淀區知春路17號院居委會工作人員 董乃寧:我們在居民樓的每一層都張貼了電動車安全隱患知識的宣傳海報,其實如果電動車電池發生爆燃現象,比100秒要短得多。滅火需要好幾台滅火器,同時快速噴射,一般的居民很難再把它熄滅,要提高對電動車電池的認識。把電池拿回家裏去,不光是對你個人的生命財產安全是一種隱患,同時對你的家人,你的鄰居也是一種不負責的行為。

  白巖松:電動自行車不能上樓,這個規定的背後,隱含着一個不得不接受的事實,那就是電池的質量還不能完全讓人放心。電動自行車引發的火災數量近幾年呈現出明顯增長的趨勢,已佔到社會全部火災總量的10%。據應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發佈的數據顯示,全國每年約發生2000起與電動自行車有關的火災,其中80%為充電時引發。想想就鬱悶,現在的生活離不開大大小小的充電電池,除了靠法規的保護,難道在質量方面就不能讓我們徹底放心嗎?

  放置的電池也會爆炸?

  需上升為國家強制性標準

  李先生:我們家離幼兒園有一公里多。學校在衚衕裏面,騎電動車是最方便的,所以我們就只有選擇這個交通工具。

  本週五,記者在北京一所幼兒園外遇到要接外孫回家的李先生,電動自行車是他和現場許多家長的選擇。而儘管李先生和家人挑選的是知名電動自行車品牌,但由於最近的電池起火事件後,全家人很是困惑其安全問題。因為小區停車棚充電位有限,此前,李先生也會將電池帶回家裏充。

  李先生:其實最近幾天都很困惑這個事情,電動車必須要充電,所以還要糾結這個事情。安全性,這個是最重要的,在安全上,可能還要專業人要再進行一些研究。

  接送孩子、通勤、送貨,包括李先生在內,許多人對駕乘電動自行車出行有需求。實際上,我國目前電動自行車保有量達三億輛左右,也就是説,至少三億塊左右的電池進入尋常百姓家。而在北京通州居民樓內電池充電起火事件後,本週三,上海一家商務樓裏的電池,居然在未充電的情況下也起火了。

  該事件第二天,本週四,北京一輛正在行駛中的電動自行車突然起火。一週三起事件,特別是後兩起分別在電池靜置、被使用的過程中發生,這讓很多人想不通原因。上海質檢院新能源檢驗室對電池做了過充電保護實驗,幫助人們更好地瞭解它。

  上海質檢新能源檢驗室高級工程師 於小芳:我們對它做了一個過充電保護的實驗項目,在這個實驗開始40分鐘左右這樣一個時間內,電池就發生了冒煙,然後瞬間就發生了起火爆炸這樣一個現象,那麼我們分析這個原因就是保護電路失效了。

  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行業協會祕書長 劉彥龍:首先這種電池肯定是鋰離子電池,另外一方面就是説也可能是劣質電池,也可能是合格的電池,但是如果説是保護線路,就BMS(電池管理系統)失效的話,可能長時間過充的話,也會造成這個電池的事故,比如説着火,甚至爆炸。

  合格電池在保護線路等保護功能失效後,也會出現過充起火的現象。實際上,電池既可能成為火源,也可以是起火後重要的助燃劑,其本身的安全和保護措施不容忽視。此外,專家介紹,由於輕便、能量高等原因,鋰電池目前更受市場青睞。但因為這種電池本身的穩定性、生產過程不規範、操作不當等,導致近年來,電動自行車使用的電池中,發生事故的也大部分是它。

  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行業協會祕書長 劉彥龍:現在鋰電池的企業也有很多,既有規範的企業,可能還有一些不規範的,甚至是三無的企業也在進入這個市場。要從監管的角度,可能要定期的就是説對電動自行車進行抽查,及時公佈這種電動自行車存在一些安全事故的一些問題和主要的企業的名單。另外一方面,建議就是説以後要對電動自行車的電池是不是可以實施這種叫編碼制度,就是説一輛車它的電池必須和它的車輛的這個編碼是統一的。

  目前,在我國,關於電動自行車的安全規範有兩個重要標準。一是強制新國標,《電動自行車安全技術規範》,簡單理解它是針對整車制定的,對車體相關方面的電氣安全、防火性能、阻燃性能等作出規定。第二個則是針對鋰電池的《電動自行車用鋰離子蓄電池標準》,但該標準目前僅是一個推薦性的國標。

  上海市消防救援總隊火調技術處技術員 周明川:對於電動自行車的蓄電池是一個國家推薦性的標準,這就涉及如果這輛電動自行車買回來之後換一塊電池,那麼換的這塊電池,它因為不是跟着電動自行車整體走的,可以不滿足那個強制性的國家標準,我只滿足這個蓄電池的這個推薦性的標準,或者説我不滿足推薦性的標準,因為推薦性的標準是推薦企業執行的,可以執行,也可以不執行,那麼這裏面就存在很大的空間了。我們覺得儘快把這個電動自行車的蓄電池國家的標準,從推薦性標準,上升為國家的強制性標準。

  專家看來,提升電池本質安全,提升對電池的保護措施,需要從生產源頭等環節把控。而相關部門需要強有力的電池強制標準,才能按章辦事。此外消費者也要嚴格遵守使用辦法,不違規改裝、儘量不長時間充電、定期檢測電池等。保障電動自行車使用安全,需要各方參與者有所依憑,共同努力。

  白巖松:充電電池不充電,放着是不是就安全?可能很多人都是這麼想,但事實打碎了大家的幻想,就在這一次北京電動自行車電池發生爆炸的兩天後,本週三,在上海某單位的室內,一塊放置着的電瓶,也就是電池,在沒有充電的情況下便發生了爆燃,燃燒持續了近四分鐘,還好沒有釀成大的災禍。但是現在這充電電池可是無處不在,比如説除了我們家用的電動自行車,外賣騎手一天甚至需要四五塊電池的電量來支持送餐,那這暫時置換下來的電池又該放哪兒?高頻率的充電又是如何進行?最關鍵的是我們安全嗎?

  統一存放,隨換隨取,

  換電櫃能否走入更多人羣?

  外賣騎手 丁鴻志:我叫丁鴻志,是一名外賣騎手,每天的平均送單量應該在30到50單左右,工作時間是8到10個小時,每天得跑大概一百公里。最開始幹外賣,我通過一些工友瞭解,一開始都是自己買電池,自己在家充電,買那種鉛酸的,比較沉重,續航能力還不是太強。如果車要沒電的話,我們得返回固定點去更換電池,會耽誤很多時間在路上。

  在過去,像丁鴻志這樣的外賣騎手,時常受制於電動自行車電池的續航,會省下部分電量,支撐自己返回家中,或是和同事集中在一起,來給電池充電。然而,這不僅花費了騎手們往返和等待充電的時間成本,在家庭這樣人員密集的環境中充電,還存在着不小的安全隱患。

  丁鴻志這輛電動自行車的動力,是由一塊可以正常拆取的鋰蓄電池提供。長時間在瀋陽街頭奔走的他發現,部分街邊巷角出現了一些,可以供電動自行車替換電池的櫃子。從那之後,每當電量快耗盡時,他便開始尋找這些櫃子的身影。

  外賣騎手 丁鴻志:我們會在App上查找最近的換電櫃,到這來之後把缺電的電池放到櫃裏,在20到30秒之間,就能彈出來一塊滿電的電池,整個換電過程不足一分鐘,一天得換五次左右。至少它解決了我在固定點更換電池的時間,甚至來講我們以前用的電池都是比較沉重的,換電減輕了一些重量給我們帶來更多便捷。我要是用這個換電服務需要支付199元一個月,全城隨便換,換電費用都是由我們自己承擔。

  用一分鐘左右的時間,就可以讓車輛滿血復活。電池在換電櫃中充電,也不會對使用者產生安全威脅。這樣的模式出現後,在外賣騎手圈裏很受歡迎。事實上,目前換電櫃運營商,多面向於這類企業端用户提供服務。原因在於,他們的電動自行車型號以及電池,基本上是確定的。本週,這樣的換電櫃,出現在杭州濱江的濱安小區。除了外賣騎手外,也吸引了社區居民的關注。

  社區居民:有時候我在樓下充電處充的也很多,不方便。就有説時候排不上隊,就把電池拿出來,提到房間裏面插上電充的。因為現在這些電池爆炸起火原因也很多,也是一項安全隱患,那現在用這種換電櫃的話,比之前省了很多事,然後又相對而言比較安全。

  杭州市濱江區西興社區居民委員會黨委書記 孫立燚:我們小區目前是有700多輛車,但實際我們五處集中式充電樁,只有150個至160個充電口要完全滿足確實存在很大的難度。正好看到有這樣一個新的產品,對於使用率高的羣體來説,也是一個比較好的方式。作為我們充電樁樁位不足的補充,來滿足他們的需求,也可以規避一些安全風險。

  事實上,濱安小區安裝換電櫃,除了可以用來填補充電樁不足的缺口,也是為了讓居民能夠在室外集中的地方完成充電,讓電池有一個相對安全的去處,減少將它帶進居民樓充電,而埋下安全隱患。

  中國鐵塔浙江省分公司換電業務負責人 諸葛承琦:我們在空間的選擇上,會去找一個相對開闊的地方,人流密度不是很高,這樣對於安全是有比較大幫助的。同時我們的換電櫃是通過7×24小時的實時監控,每塊電池和每個換電櫃都配置了物聯網卡,可以實時收集換電櫃和電池的運行數據。每個換電櫃都配置了獨立的防火裝置,具有電控和温控的雙重保證。另外,電池的循環壽命也是我們考慮的重要參數,比如到達2000次之後,我們就一定會把電池進行更換。

  小區負責人表示,目前換電櫃還屬於試水階段。由於電動自行車品牌和型號的不同,不少居民都是利用換電櫃來充電,真正換電瓶的現象還沒有出現。專家表示,換電櫃在讓“車電分離”的同時,讓充着電的電池有了相對安全的去處。除此之外,未來在解決電動自行車安全隱患上,還需更多社會共治方案。

  白巖松:電動自行車的充電電池談論起它來可不是在談論一件小事兒,目前,我國電動自行車的社會保有量接近三億輛,十年就增長了三倍。現在是不讓上樓了,可是拿上樓的電池充着電也會導致災難事故,這又該怎麼辦?而同時,如何對相關的廠家追責,以便讓它確保電池質量,恐怕還是一個治本的事兒,但願我們能標本兼治。

編輯:梁倩文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